Happiness Times
知日不哈日

★推薦這個部落格: 8


May 05 2012
原著 vs 改編『みみをすませば』心之谷‧原著漫畫
anyahouse 發表於 2012-05-11 13:25:50 | 生活綜合漫畫
  還未出嫁的時代,偶然在自家附近路邊林立的標示牌中,發現了一個圖書館的路標。圖書館?幾時我家附近也出現了公立圖書館(那時還叫做台北縣),我怎麼一點都沒察覺到呢,虧我還是個小書蟲,是從小就窩圖書館長大的。暗暗記下路標上的地址,找個良辰吉日,決定去探個究竟。

來來回回的在同一條路上走了三兩趟,才終於找到地址上那條巷子,不但不起眼,還小的讓我有些意外。站在巷口抬頭一望,哇,是條斜坡,通往小山丘上的斜坡!

我頓時沒來由的樂了起來。雖然只是海拔不過幾十公尺左右的小土丘,雖然路的盡頭是個煞風景的小公墓,雖然圖書館是在半山腰上一棟又俗又醜的水泥大樓裡,雖然館藏寂寥樓面又小,我還是忍不住樂了起來。因為,我想起了「心之谷」裡的圖書館!


心之谷,宮崎駿的動畫,在台灣好像沒有特別大紅特紅起來,算是在他的長串作品清單中,不太會聽到旁人提起的一部。

十幾年前的某次聚會裡,總是一起相偕出遊日本的朋友帶來了一套四本的漫畫,嚴格說來,是擷取卡通畫面而成的漫畫版,正是心之谷。那是我第一次聽說這部卡通,隨手翻閱之下,卻深深愛上了,後來還在日本買了原版書。

由近藤喜文監督的這部作品,畫風溫馨,很合我的胃口。而更吸引我的,則是故事內容。主角是個正在放暑假的國中三年級小女生,短髮俐落的活潑外表下,其實是個超級蠹書蟲,成天往學校圖書室、以及他父親工作的圖書館跑,她還頗有文思能寫詞呢。因為偶然發現借回家的書後面的借書卡上,經常出現同一個名字,一個男孩的名字,這引起她的注意與好奇心,也因此發展出長長的故事來,最後居然還有個純純之愛的完美結局呢。女主角有個很美的名字,雫(しずく,sizuku),那個日文漢字中文裡沒有,意思是「小水滴」。

嗯,現在應該不是愛心媽媽講故事時間,我好像應該適可而止,別再引言了。想說的是,雫常去的圖書館,也就是他父親工作的圖書館,是位在一個小山丘上,附近還有一個很可愛的小古董店。那是她心情不好時,可以去散心、去躲起來,屬於她的秘密基地。

看故事時,就好喜歡那個圖書館,更羨慕雫在情緒低潮時,能有個除了家之外的藏身之處可去。而她全心全意的大量閱讀,甚至努力要寫出自己的小說來,那種找到自己的目標、不顧一切全力以赴的精神,更是讓我汗顏。閱讀故事當時至少是她兩倍年紀的我,還沒有一個清楚可見、可以勇往直前的理想與目標,更沒有貫徹到底的耐性與毅力。忍不住有點自慚形穢,有點小小的反省。

後來在一次東京差旅途中,偶然地在神田的舊書店中高到快要頂到天花板的書架位置上,仰頭發現了這部動畫的原作,女性漫畫家「柊あおい」的原著漫畫『みみをすませば』,當場不假思索的買了下來。比起豪華全彩四冊的卡通漫畫版,原作只是非常樸素的一冊漫畫單行本,價錢有著天壤之別,故事也更單純合理些。這才知道,那些讓我覺得有點稍嫌脫離現實的劇情,原來是宮崎駿版的改編,是他加進了一些特有的個人風格。也才發覺,原作的故事與精神,更貼近、更打動我的心。




動畫一開頭,是個悶熱的夏夜裡,雫(しずく,sizuku)奉媽媽之命去便利商店買牛奶回家,背景襯托的音樂正是後來被雫掰成歪歌的 Country Road。她的家,是日本(尤其都市)常見的集團住宅,公寓住宅,上樓時還跟擦身而過的聯居打招呼。

而原著漫畫中,故事是從暑假裡雫熬夜看書醒來時,腦袋裡還殘留著每張借書證上都寫著的「天沢聖司」這個名字,媽媽則正打開她的房門要進來打掃。她的家,也算是日本(尤其鄉間)尋常可見的一戶建,獨門獨院的獨棟建築。她的房間,也不像動畫中那樣,是跟姊姊睡上下舖、以布簾充當隔間來分出兩人的私有空間。

兩個版本之間的差異處,當然不僅止於此,尤其是聖司去義大利學習製作小提琴的這一段,也頗有些出入呢。動畫版很浪漫超現實,漫畫版則比較貼近人間真實些,比較能讓我納得。

因為閱讀了原著之後,深受打動,也因而愛上柊あおい的作品風格。於是,我開始在往後的舊書店挖寶行動中,也同時搜尋她的其他漫畫。由於她多是畫些以國中、高中為背景的校園故事,很健康、很清純、很青澀、很若有似無的那種淡淡戀情,把少女情懷描寫得很貼切,讓我看著看著,好像回到了年少的學生時代。想來還真是有點不好意思,都一大把年紀了,才開始看所謂的少女純情漫畫。不過丟臉的也不只我一個,至少我身邊這些也看漫畫、也稍稍能通一點點日文、跟我一樣可以被稱呼為歐巴桑的朋友們,也全跟著我看起柊あおい老師的作品來了呢!哈,獨墮落,不如眾墮落!

在這本漫畫被宮崎駿相中拍成動畫電影後,柊あおい老師在相隔六年之後,又畫了一本算是番外篇的「みみをすませば  幸せな時間」。當然,我也買回來了,而且這回是直接買新書喔!



雖說已經是好多年前讀的漫畫了,卻在當時我那一抬頭,望見小丘上的圖書館時,所有關於動畫跟漫畫的記憶、關於少女情懷的種種甜蜜酸澀,全都在剎那間,湧上了心頭。

家裡收藏有「心之谷」的 DVD,找個悠閒的午後,我要好好的重溫一下這部片。而且這回要自己看,選擇日語發音,不再配合姊妹倆聽國語配音囉。

anyahouse 在Happiness Times 發表於 13:25:50 人氣 (692) | 回應 (2)

Apr 04 2012
金欠病
anyahouse 發表於 2012-04-23 00:20:08 | 生活綜合日文
 東京的朋友來信,問我幾時可以再去他家,悠悠閒閒的好好聊聊。幾時啊,我也不知道呢,已經這麼窮了說,還有餘力買機票嗎?而且還是一家四口四張票呢……

 認識他們一家人,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了,當年那個一見到人就會羞澀的躲到父親身後的小男孩,目前已經上了大學,而當年還抱在手上的小女娃,也已經是標緻可愛的大學新鮮人了。時間過的真是飛快啊!我自己不也從可以輕鬆自在的去歐洲自助旅行的單身女子,搖身一變成了兩個孩子的媽?

 我也很希望能在近期內再去一趟日本,去東京看幾個朋友,去京都散步買繪馬。只是啊,大環境是這樣的不景氣,靠一份薪水繳房貸養孩子,形同月光族的生活過的是這樣的捉襟見肘,實在不知道幾時才有那個餘力與閒錢,去那高消費的國度走一遭。






 看我在回信中這麼說,當家的女主人回信說我好像是得了「金欠病」,這是他們家一年到頭都在生的病。

 金欠病?這倒是孤陋寡聞的我還沒聽說過的新鮮名詞呢。日本人很擅長於創造一些新名詞,這個詞或許已經不夠新,只是我不知道而已,但真是有意思的很。決定就把他偷來用,大方的告訴別人,自己是個得了金欠病的新貧一族。

 沒聽過也不太懂什麼叫做「金欠病」?沒問題的啦!你沒看我們現在的媒體與網路族很愛這樣原文照抄,日文漢字名詞,也不管是啥意思、跟我們知道的中文漢字有無相關、解釋上有無衝突,直接搬過來照用就是,當做中文理得外來語,似通又不通的、有懂又好像沒懂的,這樣才時髦、才算是有跟上時代潮流嘛!

 不過跟那些乍看怪怪的、看久也司空見慣的「日本產中文外來語」比起來,這三個字可以望文生義,清楚明瞭得很。

 玩過日本遊戲(管他是單機版 PC game、網路遊戲、大型機台還是電視遊樂器)的人,應該都知道「金」不是銀樓裡黃澄澄的金子,其實就是$啦。日文裡動詞是擺在後面的,金欠,不是欠別人錢,因為「欠」的本意是缺,兩個字加起來就是缺錢的意思。所以金欠病,就是生了一種老是缺錢用的病啦。這,正是我現在的景況,貼切的不得了呢!

 只是呀,不知道這金欠病,該用什麼藥來醫?又該掛哪一科門診?


anyahouse 在Happiness Times 發表於 00:20:08 人氣 (829) | 回應 (3)

Jul 07 2010
龍蛇不分
anyahouse 發表於 2010-07-28 21:37:41 | 生活綜合中日大不同

 語言是一種習慣,一種約定俗成,是不必經過政府明令規定,大家自然而然就會跟隨使用的。即使是錯誤的以訛傳訛,也能積非成是的讓人們理直氣壯的用錯詞、念錯音,讓許多國文老師跳腳,敗在群眾力量之下。即使是聞所未聞的詞彙,或是以全然不相干的角度來詮釋定義一個字或詞,只要蔚為風潮,便自然形成一股流行趨勢,全國民眾就算不明究裡,也都能迅速的跟上潮流,共同使用新詞彙。而那些不曉得也不會使用這些新詞彙的,就會被視為落伍、跟不上時代的一群了。

 語言也是一種有樣學樣後習慣成自然,一種依樣援用不疑有他,也不太會去追究語源、來由的實用工具。因為語言,是拿來當作人際溝通的工具,不是拿來研究,也不是經過精心設計後才拿出來使用的嘛。

 於是用久了、習慣了,便能夠逐漸忽視他的存在,不會無聊的去想起,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用法?又為什麼要用這個字、這個形容詞?

 但總會有腦筋突然秀逗,瞪著一個字、一個詞,忽然疑惑起來的時候。至少我就三不五時會這樣突槌一下。

 就像,有一天看著電視螢幕上的日本節目,在一大段介紹中夾雜著的兩個日文漢字,讓我頓時傻眼。不是什麼高深難懂的詞彙,而是很日常、每個人每天都會接觸到的一個東西,蛇口。

 別被這樣的字眼給嚇到了。這不是指真正的蛇,當然也不是那個吐著蛇信、有著尖銳利齒的蛇嘴巴,而是中文裡的,水龍頭。

 不管是中文的水龍頭還是日文的蛇口,這兩個詞我用了那麼多年了,卻從來也不曾去想過,那個控制自來水的開關,跟蛇和龍各有什麼相關。外型像蛇?還是像龍?依我看,都不像。那又為何會有這樣的名稱呢?蛇跟龍很像嗎?為何大和民族看他像滑溜的蛇,而中華民族看他卻像帝王之徵的龍呢?

 既然百思不得其解,就不求甚解算了。只覺得如同上次在「Coffee or Tea?」一文中提及的,民族間的差異真是有趣。我們的水龍頭,原來等於日本的蛇口;我們的咖啡色,原來等於日本的茶色。同一個事物,竟是可以這樣的龍蛇不分、視覺混淆。

anyahouse 在Happiness Times 發表於 21:37:41 人氣 (391) | 回應 (0)

Jun 06 2010
這款菜價
anyahouse 發表於 2010-06-25 13:34:00 | 生活綜合中日大不同

 星期二,夏至隔日,傍晚去接姊姊下課時,接到通知,由於當天她們班上同時出現兩例腸病毒確診病例,依規定,隔天起要停課一週。

 瞎米!?停課一週?那我豈不是又要像四月底那樣,「今週いっぱい、また2人のケンカの仲裁に明け暮れそうです。」原來不只是春天很難熬,即便梅雨過去,夏天正式來臨了,我的災難還沒完結。

 姊妹倆整天都在我跟前的日子,我實在很難做什麼事情,除了當媽,沒機會當自己。又逢天天都是午後雷陣雨,而且是天天發佈大雨特報的天氣,也不可能帶出門去,整日悶在家裡,我更是綁手綁腳。最近有工作在忙,但這下子也不能有時間跟機會專心做事,真是鬱卒鬱悶,加上想到工作的期限,就更是覺得萬念俱灰。

 無論如何,日子還是要過、飯還是要煮。昨天在日文網站上查食譜,隨著網網相連到天邊的連結,輾轉來到某主婦雜誌的一篇專欄。一位超人氣部落客、寫部落格寫到出書賣得頗暢銷、經常出現在各大主婦、料理雜誌及電視節目中的男性料理研究家(用我們現在流行的名詞說,叫做型男主廚),こうちゃん,示範了以日幣三千圓的預算採買一週的食材,組合出一週菜色

 日幣三千,以現在的匯率換算,不過台幣一千出頭吧。在高物價的日本,這樣夠採買一家四口一週晚餐所需之食材嗎?我實在有點懷疑。於是,睜大眼睛仔細看下去。但才一看到採購內容與價格,我當場瞪大眼睛、張大嘴巴、倒吸一口氣,驚訝到無法言語。明細如下,請看:


雞もも肉4枚 504円
豚バラ薄切り肉600g 498円
豚ひき肉150g 87円
雞ひき肉200g 124円
ベーコン(ブロック)120g 298円
木綿豆腐3丁 114円
かに風味かまぼこ10本 120円
きゅうり5本 163円
ピーマン8個 236円
なす6本 228円
にら1束 98円
ほうれん草1束 77円
小松菜1束 88円
ねぎ3本 150円
大根(葉つき)1本 79円
じゃがいも5個 100円
玉ねぎ3個 60円
にんじん2本 52円
まいたけ2パック 156円
しめじ2パック 156円

合計3388円


 這是秋季的主題,採購內容當然也是當令的食材。當令的蔬果,理論上會比較便宜一些,但,有便宜到這麼離譜嗎?日本耶!

 來,我們換算一下,姑且以匯率 0.35 來看。

 去骨雞腿肉 4 隻,約台幣 176。我週末才剛從超市買了雞腿肉,同樣 4 隻,約台幣 150。豬五花肉切片 600g,約台幣 175。我也才剛從超市買了一盒,每百公克台幣 25,600g 等於台幣 150。其他像是培根 100g 日幣 298(等於台幣 104)、蘿蔔一根日幣 79(等於台幣 28)、洋蔥三個日幣 60(等於台幣 21)、紅蘿蔔 2根日幣 52(等於台幣 18)、豆腐三塊日幣 114(等於台幣 40)………

 光看前兩項,換算後的價格幾乎跟我的採購價差不多,其他的不是也跟我們相去不遠,就是甚至比我們還便宜。但是,別忘了,兩國的物價水準相差多少呀。人家在京都搭一趟公車就得日幣 220(等於台幣 77),我們是台幣15。公共電話人家市內以日幣 10圓(等於台幣 3.5)起跳,我們則是台幣 1元。就連吃一碗最陽春的拉麵,也是動輒七、八百日幣的。日常生活中的基本消費項目,費用差距如此之大,但在食材方面,價格卻幾乎一樣,這,說明了什麼?

 日本的菜價,未免太便宜到有點離譜了吧!

 我真的真的是,啞口無言。以往去日本時會順便逛一下超市買東西,但從沒注意過生鮮食品的價格,畢竟行旅之人不會在異地開伙。難怪日本主婦雜誌的主題經常會是「每月一萬圓伙食費」,教導各式各樣的省錢菜單。這回仔細研究了菜價之後覺得,看來要達到這個目標,顯然是很有可能的,因為食材真的並不貴。但,反觀在台灣,如果要以同樣的價格,讓我「每月台幣三千五伙食費」料理出一家四口的晚餐,我想,恐怕是再怎麼努力也很難達到的,不可能的任務吧?

 為什麼為什麼,日本的物價如此之高,社會新鮮人月領二十幾萬日幣「薄薪」難以過活,菜價卻是如此如此之低廉?為什麼為什麼!!

 我心裡有一點點,不平衡。以上,算是我的不平之鳴。

 聽我慷慨激昂的說完上面這一串,幾十年交情的死黨不解的問我:「不平之處是指……?」

 菜價便宜成那樣,跟日常生活消費水準不成比例,太不像話啦!要是台灣的菜價也照比例這樣便宜下來,那該有多好?其實說的更白話一點,一個所得收入跟物價是我們好幾倍的國家,菜價居然跟我們一樣,這樣,還有天理嗎?比較羨慕的是,除了當令蔬果,連肉類都那麼便宜!沒辦法,誰叫他們畜牧、酪農業都比我們發達太多,肉類、乳製品都低廉到讓我好羨慕呀!我們雖然有自產自銷的牛奶,但舉凡起司到鮮奶油,全都得仰賴進口商品。

 很無聊喔?我居然去嫉妒人家菜價便宜。不過這也讓我想通一件事情,日本因為外食跟自己煮花費差很多,可能外食一頓可以自己煮一個禮拜,難怪外食不普遍,家庭主婦都要很努力很拚命的自己在家料理三餐,外加準備便當。而我們則是自己煮未必會比出去吃便宜,所以可以多些選項,不一定要老媽子天天餐餐都在廚房裡揮汗。

 不過伙食費能控制到這麼低,另外還有個重點是,根據雜誌跟網路上的資料顯示,日本人的食量超乎我想像的,小!

 我沒什麼機會窩在日本人家裡跟她們一起吃飯,窺見她們每天怎麼吃。但卻常常看日本媽媽們在部落格上貼出晚餐、便當菜色照片,或是食譜、雜誌上的示範圖片。每每一看到,我就忍不住要驚叫:才這樣一點點就可以餵飽一家子啦?上面提到的這位こうちゃん的一週示範菜單,也是一道主菜、一道小菜、一個簡單的湯,就是一頓晚餐了。實不相瞞,我看那一桌子一家四人份的菜,頂多頂多只夠我家一老一小吃,另外兩口要餓肚子呢。可能是這樣,所以伙食費才能這麼省吧。少吃,也是重點呢。

 煮婦的超無聊碎碎念,以上。

anyahouse 在Happiness Times 發表於 13:34:00 人氣 (438) | 回應 (2)

Jun 06 2010
Coffee or Tea?
anyahouse 發表於 2010-06-22 10:47:53 | 生活綜合中日大不同

 怎樣形容某種顏色?這不是從小就學會了嗎,紅橙黃綠藍靛紫的,每個顏色都各有其名,從來,也不曾對這些名稱有過任何懷疑。好像,大家也都是使用這樣約定俗成的名稱,沒有什麼異議。除了一些少見的例外。

 像是,我家小姪女婷婷在學齡前時,就用「雞蛋的顏色」「咕咕咕小孩的顏色」來形容黃色。像是,專業繪畫顏料的色彩名稱就複雜繁多到有看沒有懂的地步,例如名叫「Siena」的色彩,就是以義大利 Siena 小城的名字來代表一種特有的磚紅色,而那正是整個小城裡望也望不盡的建築物色彩。而 Delft,一個荷蘭小鎮,是地名,同時也意味此地著名瓷器「台夫特瓷器」的專有顏色,台夫特藍。

 這樣一個城鎮等於一個色號的例子,畢竟算是特例,日常生活裡使用的顏色,其實簡單的多了。日昨和朋友閒聊時,提到某個東西是「咖啡色」,很尋常的一句話脫口而出之後,我突然愣住了。咖啡色,為什麼是咖啡?咖啡的顏色有一定的深淺度嗎?在傳統的維也納咖啡館裡,點了咖啡,侍者會拿著類似生字卡那樣一整本(串)的色卡給客人挑選,看咖啡裡要加多少牛奶、要一杯何種程度深淺色的咖啡。所以說,其實,咖啡沒有一定的顏色,不是嗎?而之所以讓我陷入這樣的錯亂與複雜思考,是因為,同樣一個顏色,在日文裡卻被稱呼為「茶色」!

 茶色等於咖啡色?

 學日文用日文這麼多年了,這是第一次,我察覺到對同一個色彩「棕色」,中文和日文,居然正好用兩種不同的飲料來形容,而這兩種飲料又剛好是地位足以分庭抗禮的世界性重量級飲料。更不解的是,他們的顏色是一樣的嗎?

 若要更鑽牛角尖些,還可以深究,為什麼中華民族是用一個外來的飲料來形容棕色,而大和民族卻是用顏色從綠到棕、變化多端、色彩一點也不精確的飲料來形容呢?又甚至,這跟兩個民族的飲食文化有關連嗎?

 沒事,這只是我一時錯亂之下,不由自主冒出來的一連串問號,有點好奇、有點興趣想知道答案,但是沒打算自己去深究,也不會去寫論文。嗯,就當作,我又神經搭錯線,在異想天開了。

 真的沒事,今天天氣很好,陽光普照,也到了該 take a break 喝個飲料休息一下的早茶時間了。要喝點什麼好呢?Coffee or tea?


 

anyahouse 在Happiness Times 發表於 10:47:53 人氣 (353) | 回應 (0)

Jun 06 2010
揚げだし豆腐
anyahouse 發表於 2010-06-06 02:24:58 | 生活綜合有感而發

 週末夜晚,煮婦罷工日,舉家外食。依照姊妹倆的請求,選擇到自家附近的台式日本料理店用餐。點了姊妹倆鍾愛的鮭魚炒飯後,看著菜單,我忍不住為自己加點了一份前陣子在日劇「仁醫」中經常看到、南方仁醫師愛吃的、咲ちゃん的拿手菜,揚げだし豆腐。


 在這家日本料理店裡,他們給這道菜的中文名稱為,揚湯豆腐。

 第一次吃到這款炸過後浸泡在高湯中的豆腐料理,是在京都先斗町的一家名為「四季遊人」的居酒屋,吃過後便深深愛上。後來發現自家附近也吃得到,便偶而會點來供自己遙想京都之用。四季遊人的揚げだし豆腐滋味如何,事隔那麼多年了,連這家店還在不在都很難說,我的味覺更是不可能還記得清楚的。倒是可以確定,台式日本料理店中端出來的,滋味略遜一籌。

 或許因為是在以湯豆腐聞名的京都吃到風格迥異揚げだし豆腐,讓我一直誤以為這是現代居酒屋的「創作料理」。看了仁醫才讓我驚覺到,原來,在更早的江戶時代、在遙遠東邊的江戶(東京),這道菜就已經是輕易便能上桌的家常料理了。我真是好驚訝喔。更覺自己的無知。看日劇看到意外收穫,也算是有「勉強」到,稍稍可以自我安慰一下。

 這一夜我吃到的揚げだし豆腐上,灑了些七味唐辛子,吃在嘴裡有點微辣。記得日劇中,咲ちゃん的揚げだし豆腐上是擺蘿蔔泥,看來清爽些。倒是,我在京都吃到的第一份揚げだし豆腐上添加了什麼配料、佐料,我一點也想不起來了。這就是沒有拍照存證的缺點。

 咲ちゃん最後一次做這道菜給仁醫品嚐,是放在便當盒裡當便當菜,也等於說,仁醫吃到的應該是冷掉的豆腐。這樣吃來,口味會是如何呢?我個人還是覺得,揚げだし豆腐趁熱吃最美味。

anyahouse 在Happiness Times 發表於 02:24:58 人氣 (663) | 回應 (0)

May 05 2010
閒聊日本生死觀
anyahouse 發表於 2010-05-15 21:39:33 | 生活綜合中日大不同

 Mika 是一位比我年長的日本友人。認識她時,兩人一樣是個過了所謂適婚年齡的單身女子,一樣喜歡旅行於古老的城鎮中,一樣喜歡銀閣寺而不喜歡金閣寺(這可罕見呢)。這些共通點,讓我們每一次聊起來,都十分投機盡興。

 不過我們能盡情暢快閒聊的機會並不多,因為她是我工作上結識的朋友,只有在我赴日出差、商務會議結束後的晚餐時間,才能撇開公事、不理會一旁的大老闆們,兩人把酒言歡。說是把酒,其實是她暢飲我淺酌相陪,因為我沒酒量嘛。

 有一回兩人從岐阜聊到京都,很自然的聊起京都數不完的神社與寺廟,也說起日本人與神社、寺廟的關係,以及民間宗教信仰等。Mika 說,日本人的習慣是,攸關生的喜悅,找神社,攸關死的事宜,找寺廟。

 仔細想想,此話真是不假。結婚有神社裡的神前式,卻好像沒聽說過有在廟裡結婚的。初生兒滿月,得到神社裡做生平的第一次參拜,還得和服盛裝甚至拍照留念,倒不是上寺廟燒香求平安去。等老了、辭世了,喪禮跟之後的各週年忌,幾乎清一色都在廟裡舉行,還得取個佛家的法號代替本名,寫在牌位上。

 Mika 猜測,這可能是日本神道教裡本無來世的概念,佛教卻告訴人們轉世輪迴的道理。年輕時無所謂,到老來就會擔心起往生後的一切,會關心起來世,所以才會形成這樣「生找神社、死找寺廟」的現象吧。


 雖然生性懶惰的我沒有去查資料求證過,但此話聽來不無道理。小說、連續劇看了這麼多年,對這些行禮如儀的儀式看的很習慣,卻沒看出箇中道理來,慚愧。

 那麼,日本人家中,神佛是並存的嗎?得去找日本朋友求證一下。我只知道不同的神社各有所司,也由所謂的氏子(信眾)奉祀。寺廟則有宗派之別,每家每戶信奉那一派,是真言宗還是淨土宗,是分得一清二楚的。

 好像,我又多了一項該去研究的功課。不然,這麼多趟京都走下來,不就有點入寶山而空手回了嗎?(不過我習懶成性,通常想想而已,最後應該會不了了之吧。)

anyahouse 在Happiness Times 發表於 21:39:33 人氣 (488) | 回應 (0)

Mar 03 2010
Le Couple「料理紀念日」
anyahouse 發表於 2010-03-25 13:15:00 | 生活綜合有感而發

 真不該在空腹的時候聽這張專輯的。

 Le Couple 好端端的唱著一首接一首的溫婉情歌,卻突然曲風一轉,輕快的唱出一大串讓我流口水的歌詞來。不信你聽:馬鈴薯燉牛肉、味噌湯、牛排、烤秋刀魚、紅燒魚、炸蝦天婦羅、義大利麵、煎蛋捲……,天哪!饒了我吧!

 昨天,正是午後四點多,不上不下的時刻,午餐吃過了,晚餐還嫌早,下午茶嘛,理當是咖啡紅茶配小點心,不是這樣豐盛的料理啊!

 其實這依然是一首情歌,講的是新婚夫婦的晚餐時光。原本就不愛作菜的太太,每到老公快要回到家吃晚餐時,就開始緊張焦急外加手忙腳亂,連捧著食譜的手,也忍不住的發起抖來。因為啊,自從新婚以來,幾乎每天晚餐的菜色都是她實驗失敗的作品,讓新婚的甜蜜氣氛都因而煙消雲散了。上面條列的那些理當美味的料理,在她的精心調理之下,其實都成了:煮過頭的馬鈴薯燉牛肉、沒加高湯底的味噌湯、硬梆梆的牛排、烤焦的秋刀魚、鹹死人的紅燒魚、黑成一團的炸蝦天婦羅、煮的太爛的義大利麵條、破碎不成形的煎蛋捲!

 真慘!雖然親愛的老公總是苦笑著捧場吃下去,這卻讓做太太的更加的心生不忍,更加的疼惜可憐的老公。

 原本以為,只有中國人的大家庭裡,才會在新嫁娘入門首次下廚時,有著唐詩『新嫁娘』裡描述的那種「三日入廚下,洗手作羹湯。未諳姑食性,先遣小姑嘗。」的情況發生,也才會有這等的緊張。沒想到,僅只是小兩口的甜蜜小家庭生活,竟也有著另一種形式的焦慮與不安。

 歌曲裡的新嫁娘,回想起以前談戀愛的時代,他們兩人總是在外面用餐。而她也老是掰各種理由、編出各種「紀念日」來當藉口,好去一些雜誌裡介紹的好餐廳,讓他掏腰包請客,盡情享用美食。

 但是畢竟,結婚之後情況不同了,老公是要「回家」吃飯的。做太太的於是決心,要再創造出一個紀念日來:料理紀念日。

 不是像婚前那樣,掰出來上館子用的紀念日,而是她給自己設定的目標:如果有一天,她煮出來的菜能讓老公吃到點頭稱好,那麼那一天,就將是他們二人的第一個「料理紀念日」!

 還是蠻甜蜜的嘛,不是嗎?為心愛的人努力做羹湯,與其說是要征服控制他的胃,倒不如說是不想再虐待他的胃!為了面子、為了自尊、為了愛,想必有不少女性同胞們,都有過類似的心情吧。這樣的一首歌,當然是最適合拿來當料理教室的廣告歌囉。不知道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還是這首歌本來就是量身定做的,它果然曾經就是 NHK 一個料理節目的片頭曲,讓人聽了就想乖乖的停留在電視機前面,好好的學幾道菜呢。

 你,也被那堆料理名稱惹的流口水了嗎?等不到料理紀念日、等不到有人為你下廚的人,就甘願一點,自掏腰包出去吃吧!

anyahouse 在Happiness Times 發表於 13:15:00 人氣 (284) | 回應 (0)

Jan 01 2010
多摩的動物園
anyahouse 發表於 2010-01-26 13:43:00 | 生活綜合日文

 初學日文時,我家老師嚴禁我們使用中文或英文寫注音來背誦日文單字,因為這樣等於透過另一種語言來學習,不但形成距離,不容易直接深入瞭解該語言,也會因為倚賴那用來當輔助的其他語言,而永遠學不道地。

 只是啊,我還是會看到一些朋友仍然習慣自己發明「注音」,用自己容易記憶的諧音來背生字。這其中也許有著不得已的苦衷,卻也經常在無意中產生出乎意料的趣味。

 有位日籍華裔的朋友告訴我,他在日本的天津朋友用天津話記日文生字,非常的趣味橫生。例如,「橫濱」的日文發音是 Yokohama,天津朋友管他叫「有個蛤蟆」。不容否認的是,這樣的注音不但有趣,也很容易記憶。

 又如,「動物園」唸成 Doubutsuyen,如果用國語念,越唸越快,像繞口令那樣的快,聽起來會是怎樣的中文諧音呢?我不懂天津話,不清楚天津腔的發音與北京話的區別,但唸快了之後,真的就唸出了天津老鄉口中的「都不是人」!動物園=都不是人。動物園裡關著的,確實都不是人!夠絕吧?

 有天,朋友問天津老鄉假日上哪兒去玩了,一句用天津腔念出來的、夾雜著中文的日文「多摩的動物園」,讓朋友笑到不行。知道為什麼嗎?我可言明在先,這只是純粹的敘述不同語言間造成的趣味,可沒有半點傷風敗俗、教壞讀者的企圖喔。

 多摩,是東京的地名,唸成 Tama。動物園,天津老鄉管他叫,都不是人。好,讓我們來代換一下,「多摩的動物園」=「Tama 的都不是人」=…………

 怎樣,懂了吧,有笑岔了氣嗎?我可不是故意要你開口罵人哦。

 什麼,你不懂?這,這叫我怎麼進一步解釋啊,我可沒有出口成髒的習慣,更不能公然教人罵髒話啊!(罪過罪過)

anyahouse 在Happiness Times 發表於 13:43:00 人氣 (378) | 回應 (0)

Jan 01 2010
さくら
anyahouse 發表於 2010-01-21 20:23:00 | 生活綜合日文

 這陣子 NHK 的晚間新聞 News Watch 9 中,有個名為「無縁社会」的專題,每天透過一個社會現狀來探討這個人與人之間越來越無緣的現象。前天,是說到結婚喜宴上會有一些其實跟新人沒有任何關連的人來喝喜酒,都是由新人(一方或雙方)掏錢請人來代打的。為什麼要花錢請人來喝自己的喜酒?理由很多,在我聽來多是跟「面子」拖不了關係。甚至還因此有至少 30 間公司專門在接這樣的業務。這不是重點。我想說的是,在旁白中,我聽到報導形容這些來代打充數的人頭為「さくら」,讓我聯想起多年前第一次知道這個字除了「櫻花」之外,居然還有一個讓我跌破眼睛的意思時,是多麼的難以理解日本人的腦袋與邏輯。

 說起さくら,不懂日文的人也知道,這是日本人最愛的花,也是象徵著國魂的國花,櫻花。但很有趣的是,日文裡還有另外一個發音一模一樣的さくら。只有平假名而沒有漢字的這個さくら,不是代表什麼燦爛的盛開、壯烈的凋謝之類的武士精神,而是指打手、暗樁、鼓掌大隊,是那種跟主事者套好,藏身於群眾之中故意煽動、引誘他人上當,或是負責捧場大聲喝采叫好的人。套在台灣的選舉場上,大概就可以叫做走路工了吧。

 這可是跟「櫻」的光明形象、英雄氣概,大相逕庭吧?

 實在有點不懂,這兩個さくら之間,究竟有什麼牽連。只覺得,蠻諷刺也蠻有意思的。我看還是別取個叫做さくら的日文名字吧,免得一語雙關,別人沒想歪,自己都覺得怪怪的呢。
 

anyahouse 在Happiness Times 發表於 20:23:00 人氣 (336) | 回應 (1)

Jan 01 2010
「一生懸命」新定義
anyahouse 發表於 2010-01-06 20:10:00 | 生活綜合日文

  曾經,多年前,NHK 亞洲台在每週六晚上九點,有一個叫做「課外授業」的節目,每一集邀請一位在專業領域中有成就的人,回到童年時的母校,客串一堂課的老師,教導學弟妹們一堂不一樣的「課外教學」。

  有一回特別來賓是一位作品等身的歐吉桑漫畫家,千葉徹彌。對於不太接觸少年漫畫的人而言,這或許是個陌生的名字,但如果我說他就是「好小子」的作者,相信一定會有很多人連連點頭說,哦,我知道我知道。

  把電視節目當背景音樂的我,並沒有很專心的看,卻被一句話給吸引了。在閣樓上狹小的工作室裡,千葉先生談到他之所以會有今天的成就,是因為他堅持了「一所懸命」的信念。

  凡是學過日文的人,通常都會在初級班就學到一個很常用的生字「一生懸命」。照字面看,一輩子都把命懸掛在那裡,頗怵目驚心的,但其實它的意思沒那麼可怕,只是單純的表示非常的拚命努力。千葉先生把一生懸命改成同音異字的「一所懸命」,意思是說要努力的專注在一個地方、一件事上。他自己就是秉持並實踐了這樣的信念,一直走到今天。

  把所有的精力集中在某一點上,這讓我想起一句中文的諺語,十事半通不如一事精通。還想起一個所謂的 T 字形發展理論:在橫向要有十分廣泛的接觸,當作是知識;在縱向要有一項專業,真正深入的鑽研。都是一些早就知道,卻缺乏身體力行的經典教誨。

  喜歡千葉先生的這個新定義,從此我不用「一生懸命」這個詞,要改用「一所懸命」了!只是啊,我這半途而廢、又愛東張西望的個性,能夠目不斜視的堅持多久呢?

  說到一生懸命就讓我想起另一個題外話。把命的發音 mei 改成很近似的鼻音 men,一生懸命就又變成「一生懸麵」了,這是一間位在京都的麵店,店名取的夠巧妙吧。不行不行,最近三週內又胖了一公斤,不可以再想下去了,否則可就不是光嚥嚥口水就能解決的了~~

anyahouse 在Happiness Times 發表於 20:10:00 人氣 (2482) | 回應 (1)


系統公告
行事曆
<< <

Sep 2020

>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個人檔案
暱稱:煮婦
地區:台北市
文章分類
夢を叶えるための名言


presented by 地球の名言
今読んでる本
Anyaの今読んでる本
最近読んだ本
Anyaの最近読んだ本
最新的回應
Cynnie:
請問米麵包的食譜可以...
Sumy:
請問您拼布針用過沒,...
煮婦:
書斋貓: 接連幾天沒...
書斋貓:
唉呀!看得我心驚膽跳...
B咖2呆:
再補充一下下 全職媽...
煮婦:
發現,家庭主婦一休假...
B咖2呆:
小心為上 身體最重要...
煮婦:
派謝,嚇壞你了。事隔...
B咖2呆:
還好嗎?要好好休養~...
每月文章彙集
-2012年11月(1)
-2012年9月(3)
-2012年8月(9)
-2012年7月(7)
-2012年6月(8)
-2012年5月(7)
-2012年4月(5)
-2012年3月(14)
-2012年2月(10)
-2012年1月(11)
-2011年12月(9)
-2011年11月(6)
-2011年10月(6)
-2011年9月(5)
-2011年8月(10)
-2011年7月(9)
-2011年6月(8)
-2011年5月(6)
-2011年4月(3)
-2011年3月(8)
-2011年2月(4)
-2011年1月(5)
-2010年12月(5)
-2010年11月(1)
-2010年10月(8)
-2010年9月(3)
-2010年8月(5)
-2010年7月(7)
-2010年6月(5)
-2010年5月(9)
誰推薦我
誰來我家
搜尋此頻道內容
人氣指數
當日造訪人次: 2
累積造訪人次: 348298
我的書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