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iness Times
知日不哈日

★推薦這個部落格: 8


Mar 03 2012
一緒懸命
anyahouse 發表於 2012-03-18 22:34:03 | 心情記事 有感而發
 311 那天,NHK 有很多特別節目,來追悼這個重大的災難事件。其中,有一則關於受災地今年度畢業生的報導,引起我的注意。

 往常,不繼續升學的高中畢業生,會在當地找工作就業。但今年,受災當地大多依然廢墟一片,居民都被遷居到避難中心、臨時住宅,甚或其他縣市去,當地當然也不可能會有工作機會。即便是想要在鄰近的縣市工作,機會也不可得。於是在迫於無奈下,年輕的孩子們得離鄉背井到遠方去工作。對她們來說,很可能在大震災中完全失去了家人、居所,幸運的可能還有少數家人存活。但如今為了工作,得再次離開所有親人以及熟悉的土地,等於是又一次的撕裂他們的心。才十七、八歲的孩子耶,我想了就不免心痛。

 幸好,到外地工作時,並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還會有其他同學也前往相同地區工作,或多或少可以彼此取暖、聊慰鄉愁,也給彼此一點支持與鼓勵,一同在異鄉打拚過日子。

 畢業典禮那天,負責代表畢業生致詞的女孩講的一段話,讓我在聽過之後過了這麼多天還很難忘。其中有一句話一直在我心頭盤桓,令我感觸良深。

 她說,希望同樣去異鄉工作的同學們,可以「一緒懸命」,在陌生的土地上『一起努力』。

 當時一聽,忍不住淚濕眼眶。對學日文的人來說,一定對「一生懸命」這個詞不陌生,就是很賣命努力啦。我之前也介紹過另一個變化版的同音詞「一所懸命」,是聽到漫畫「好小子」的作者千葉徹彌所提起的,意思是說要努力的專注在一個地方、一件事上。他自己就是秉持並實踐了這樣的信念,一直走到今天,才有眾人所見的成就。而這個用詞,查證後發現,其實是源自於日本中世紀,是「一生懸命」的原形。也就是說,「一生懸命」是以訛傳訛的錯誤用法,「一所懸命」才是正確用詞,只是現代人不知道而已。現在則是從一個高中剛畢業的小女孩嘴裡,聽到新名詞,要日本東北大地震受災戶的孩子們,跟他一起在異鄉共同努力。

 同音異字的三個詞,各自的解釋與應用我都很欣賞,最喜歡的是第三個,一緒懸命,卻不免覺得,好感傷、好心疼!


後記:查了一下網路上的資料才知道,原來有「一緒懸命」這首歌,由 Miss Monday 演唱,是本著「人は誰かのために生きることで強くなれる」的想法而寫下的歌曲。出版 CD 所得之版稅也全數捐給東日本大震災的受災區。所以這個詞,對災區的孩子們來說,其實應該不陌生吧。可能也更能深刻體會、更痛吧。


anyahouse 在Happiness Times 發表於 22:34:03 人氣 (610) | 回應 (0)

Dec 12 2010
牛丼的滋味
anyahouse 發表於 2010-12-09 23:55:31 | 美食日記有感而發
 11月號的天下雜誌裡,有篇文章在探討日本人緊縮開銷、平價當道的新消費習慣。文中舉了許多各個不同消費領域中靠著平價商品而大賺錢的大商家們,像是賣牛丼的松屋跟吉野家、賣平價百貨的宜得利、賣二手書跟二手商品的 Bookof f等等,更是直接以牛丼當標題,從吉野家下殺到一碗280日圓的牛丼(其實正確名稱是『牛鍋丼』)切入主題進行探討。文章談的是消費,我卻讀著讀著,聯想起過去這些年來許許多多與牛丼相關的記憶。


 平成六年初,第一次單飛去日本旅遊時,正是辭職在家坐吃山空的貧民身份,面對初次相見的這個國度,樣樣消費都昂貴的讓我不得不盡可能省吃儉用。

 在旅途的第一站,大阪,發現了一家物美價廉、方便快速的連鎖飲食店,松屋,賣的是牛丼。四百日圓的價格就能享用一碗,還有免費的味噌湯、熱茶供應,讓我在那個飄雪的二月天,腸胃和荷包都溫暖了不少。更重要的是,所有的菜單都有大大的圖片可以看清楚,而且是用自動販賣機買食券的點菜系統,販賣機上有圖片還寫漢字,根本不怕看不懂菜單,也不怕不知該怎樣開口點菜。只要按鍵一按、找個位置一落座,店員就會自動過來服務,不開口也能安心享用,真是不諳日文者的救星。


 只不過有一事不解。雖然當時在整趟行程中只進過兩家松屋分店,但環顧店內,每回總是只有我一個女生。環境乾淨明亮,食物好吃又便宜,服務快速又親切,為什麼其他女生都不上門呢?日本友人說,女生不去那種地方啦!女生當然要去有氣質、有氣氛、有情調,賣西式餐飲的地方,吃義大利菜、法國菜啊。那種賣牛丼的速食店,是粗魯的大男生去的啦!

 是喔,那我不就一不小心暴露出自己的無知,成了所有男客人眼中的粗魯女子了?可是憑良心說,便宜好吃的美食,倒真是自助旅行者的救星呢。

 豈料,之後過了幾年,日本的高中女生卻喜歡結伴去吃,混在一群歐吉桑裡,說是「酷」。原因無他,只是因為華原朋美曾經在綜藝節目中公開表示,她自己很愛去,還會要求多給一點湯汁,還讓「汁だく」這個新詞彙流行了好一陣子。於是唯恐自己跟不上偶像腳步的日本女生們,也開始有樣學樣了,不但學著偶像多要湯汁,還有人研究出,兩根洋蔥絲加一片牛肉一起入口,是最美味的。華原朋美好像早就不當紅了,但因為她的一句話,改變了日本年輕女性的飲食習性,倒是我所樂見的,至少往後幾年每次走進松屋時,都能看到不少女性在座,不必再為自己是萬綠叢中的一點紅,而感到些許的坐立難安了。

 但是怎樣吃最美味,恐怕是見仁見智的吧。我從來也不會去要求多加點湯汁,因為不想把飯弄得濕濕水水的,甚至因而過鹹。也從來不會去數一口飯裡頭該有幾片肉、幾片洋蔥,反正就像我老爹的口頭禪一樣,吃進去後還不是都到了同一個胃。倒是習慣性的會在買食券時,多花個五十圓日幣,買個生雞蛋。

 問我為什麼?你沒看日劇「美麗人生」裡有那麼一場戲,是常盤貴子帶著吉野家的牛丼去找木村拓哉,木村對著塑膠袋內看了老半天後,開口問道:「雞蛋呢?」常盤被問的一頭霧水:「什麼雞蛋?」木村接著說:「生雞蛋啊,那是最好吃的啊。」

 沒錯,熱熱的白飯上淋上牛肉洋蔥與湯汁,再加上一個生雞蛋攪拌之後,入口的滋味多了一份滑嫩與香甜,搭配著洋蔥本身的甜味,真是妙不可言,會讓人上癮呢。當然我這種吃法,不是跟木村學的,在我開始愛上牛丼時,這部戲連個影子都還沒有呢。


 一直以為,牛丼就該像是松屋或是吉野家那樣,是一大鍋細火慢燉出來的,還猜想煮起來可能有些講究費事,不然怎麼入味呢。

 有一回在奈良,找不到看對眼的餐廳吃午餐,最後鑽進一間純日式的狹小料理店裡,只因為寫在門口看板的菜單中,有牛丼。老闆一見客人進來,開口就說:「飯剛賣完了,正在煮一鍋新的,要等上一段時間,可以嗎?」想念牛丼的同伴與我,不假思索的點頭同意,在小小的吧台上坐了下來,靜靜等著老闆重新煮一鍋飯,好供應我們午餐。在等候的時間裡,看廚師們在吧台內小小的廚房中忙碌、看著電視裡的 HNK 訪談節目、閱讀途中購買的雜誌、給朋友們寫明信片、觀察其他客人和他們盤中的菜色,倒也悠閒自在。

 倒是,沒看到像松屋那樣一整鍋熬著的牛肉,心中正狐疑著,不知老闆要從何處變出牛丼來時,電鍋飄來米飯煮好的香味。完全出乎我預期的,老闆是在這時候才開始動手切洋蔥。牛丼是現煮現吃的啊?不需要熬煮的嗎?等飯菜一上桌,半信半疑的嚐了一口,入口的滋味卻真是一如渴求中的那般美好。

 原來真的不需要花長時間去小火慢燉、去讓洋蔥和牛肉入味,而且煮起來似乎不太費時費事嘛。

 回台北後,研究了一下日本食譜才重新認知到,這真是道簡單到家的料理,簡單到在家隨時都能做的料理。只要有火鍋用的牛肉片和洋蔥,花個幾分鐘,就能夠隨時煮出一碗熱騰騰的日式牛肉蓋飯來,方便的很呢。從此,它就成了我的懶人料理之一,可以當午餐,也可以在任何嘴饞的時候煮來暖胃,也可以是餵飽一家老小的晚餐,不但快速方便,還成本低廉喔。

anyahouse 在Happiness Times 發表於 23:55:31 人氣 (603) | 回應 (2)

Aug 08 2010
靠左走、靠右走
anyahouse 發表於 2010-08-06 11:35:44 | 日本旅遊有感而發

 向來出門在外很能適應環境的我,每回到日本,從下了飛機到進入市區,一路上混雜在周遭同是黃皮膚的日本人群中,聽著掠過耳邊的日文,往往是熟悉麻木到沒有出國的感覺。總要直到走在馬路上,與迎面而來的人相撞時,才恍然想起:對喔,我現在人在日本,應該要靠左走。

 怪的是,一旦提醒自己記得要靠左走之後,出門在外的知覺就清醒過來了,開始意識到自己是個異鄉人,也就是日本人口中的「外人」。

 更怪的是,一旦入境隨俗的開始靠左走之後,還是三不五時的要和迎面而來的人相撞。我不是已經照著他們家的規矩走路了嗎,怎麼還會有逆向行車的遭遇呢?真是忍不住要白對方一眼。

 其實,我一直都不是很確定,日本真的是個靠左走的國家。當然,他麼家的汽車都乖乖的靠左行駛,國產車的駕駛座也都在右邊,行人理論上也「多」是靠左側行走。但凡原則必有例外,而這例外,還真是多到有點讓人懷疑是常規。

 坐電車時,在電車站裡上下樓梯前,得先抬頭看看標示,看他指示我該走哪一邊,不一定是左邊,也不一定是右邊。更絕的是,不同的車站可能有不同的規矩,同一個車站裡不同的樓梯,也可能有不同的方向指引。

 去觀光名勝,要排隊搭纜車、或是中途換纜車時,也得留心別走錯邊了,以免妨礙了他人的秩序。要走進古城的天守閣去參觀,除非是鋼筋水泥重建的新建築,否則在爬上陡峭的樓梯之前,最好也先辨明方向,看看該向右靠攏,還是向左靠,免得卡在半路上,進退不得。

 過馬路時,那就真的沒有左右之分了,只有兩岸人馬同時湧向對岸,在馬路中間交會時,織成一片錯綜複雜。

 不論去了幾次日本,總還是不免要在行進間與人三番兩次的對撞,總還是不免要懷疑,我究竟是不是走錯邊了。可不可以乾脆清楚的告訴我,到底在日本,是應該靠左走、還是靠右走呢?

anyahouse 在Happiness Times 發表於 11:35:44 人氣 (541) | 回應 (0)

Jun 06 2010
揚げだし豆腐
anyahouse 發表於 2010-06-06 02:24:58 | 生活綜合有感而發

 週末夜晚,煮婦罷工日,舉家外食。依照姊妹倆的請求,選擇到自家附近的台式日本料理店用餐。點了姊妹倆鍾愛的鮭魚炒飯後,看著菜單,我忍不住為自己加點了一份前陣子在日劇「仁醫」中經常看到、南方仁醫師愛吃的、咲ちゃん的拿手菜,揚げだし豆腐。


 在這家日本料理店裡,他們給這道菜的中文名稱為,揚湯豆腐。

 第一次吃到這款炸過後浸泡在高湯中的豆腐料理,是在京都先斗町的一家名為「四季遊人」的居酒屋,吃過後便深深愛上。後來發現自家附近也吃得到,便偶而會點來供自己遙想京都之用。四季遊人的揚げだし豆腐滋味如何,事隔那麼多年了,連這家店還在不在都很難說,我的味覺更是不可能還記得清楚的。倒是可以確定,台式日本料理店中端出來的,滋味略遜一籌。

 或許因為是在以湯豆腐聞名的京都吃到風格迥異揚げだし豆腐,讓我一直誤以為這是現代居酒屋的「創作料理」。看了仁醫才讓我驚覺到,原來,在更早的江戶時代、在遙遠東邊的江戶(東京),這道菜就已經是輕易便能上桌的家常料理了。我真是好驚訝喔。更覺自己的無知。看日劇看到意外收穫,也算是有「勉強」到,稍稍可以自我安慰一下。

 這一夜我吃到的揚げだし豆腐上,灑了些七味唐辛子,吃在嘴裡有點微辣。記得日劇中,咲ちゃん的揚げだし豆腐上是擺蘿蔔泥,看來清爽些。倒是,我在京都吃到的第一份揚げだし豆腐上添加了什麼配料、佐料,我一點也想不起來了。這就是沒有拍照存證的缺點。

 咲ちゃん最後一次做這道菜給仁醫品嚐,是放在便當盒裡當便當菜,也等於說,仁醫吃到的應該是冷掉的豆腐。這樣吃來,口味會是如何呢?我個人還是覺得,揚げだし豆腐趁熱吃最美味。

anyahouse 在Happiness Times 發表於 02:24:58 人氣 (663) | 回應 (0)

Mar 03 2010
Le Couple「料理紀念日」
anyahouse 發表於 2010-03-25 13:15:00 | 生活綜合有感而發

 真不該在空腹的時候聽這張專輯的。

 Le Couple 好端端的唱著一首接一首的溫婉情歌,卻突然曲風一轉,輕快的唱出一大串讓我流口水的歌詞來。不信你聽:馬鈴薯燉牛肉、味噌湯、牛排、烤秋刀魚、紅燒魚、炸蝦天婦羅、義大利麵、煎蛋捲……,天哪!饒了我吧!

 昨天,正是午後四點多,不上不下的時刻,午餐吃過了,晚餐還嫌早,下午茶嘛,理當是咖啡紅茶配小點心,不是這樣豐盛的料理啊!

 其實這依然是一首情歌,講的是新婚夫婦的晚餐時光。原本就不愛作菜的太太,每到老公快要回到家吃晚餐時,就開始緊張焦急外加手忙腳亂,連捧著食譜的手,也忍不住的發起抖來。因為啊,自從新婚以來,幾乎每天晚餐的菜色都是她實驗失敗的作品,讓新婚的甜蜜氣氛都因而煙消雲散了。上面條列的那些理當美味的料理,在她的精心調理之下,其實都成了:煮過頭的馬鈴薯燉牛肉、沒加高湯底的味噌湯、硬梆梆的牛排、烤焦的秋刀魚、鹹死人的紅燒魚、黑成一團的炸蝦天婦羅、煮的太爛的義大利麵條、破碎不成形的煎蛋捲!

 真慘!雖然親愛的老公總是苦笑著捧場吃下去,這卻讓做太太的更加的心生不忍,更加的疼惜可憐的老公。

 原本以為,只有中國人的大家庭裡,才會在新嫁娘入門首次下廚時,有著唐詩『新嫁娘』裡描述的那種「三日入廚下,洗手作羹湯。未諳姑食性,先遣小姑嘗。」的情況發生,也才會有這等的緊張。沒想到,僅只是小兩口的甜蜜小家庭生活,竟也有著另一種形式的焦慮與不安。

 歌曲裡的新嫁娘,回想起以前談戀愛的時代,他們兩人總是在外面用餐。而她也老是掰各種理由、編出各種「紀念日」來當藉口,好去一些雜誌裡介紹的好餐廳,讓他掏腰包請客,盡情享用美食。

 但是畢竟,結婚之後情況不同了,老公是要「回家」吃飯的。做太太的於是決心,要再創造出一個紀念日來:料理紀念日。

 不是像婚前那樣,掰出來上館子用的紀念日,而是她給自己設定的目標:如果有一天,她煮出來的菜能讓老公吃到點頭稱好,那麼那一天,就將是他們二人的第一個「料理紀念日」!

 還是蠻甜蜜的嘛,不是嗎?為心愛的人努力做羹湯,與其說是要征服控制他的胃,倒不如說是不想再虐待他的胃!為了面子、為了自尊、為了愛,想必有不少女性同胞們,都有過類似的心情吧。這樣的一首歌,當然是最適合拿來當料理教室的廣告歌囉。不知道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還是這首歌本來就是量身定做的,它果然曾經就是 NHK 一個料理節目的片頭曲,讓人聽了就想乖乖的停留在電視機前面,好好的學幾道菜呢。

 你,也被那堆料理名稱惹的流口水了嗎?等不到料理紀念日、等不到有人為你下廚的人,就甘願一點,自掏腰包出去吃吧!

anyahouse 在Happiness Times 發表於 13:15:00 人氣 (284) | 回應 (0)

Mar 03 2010
山手線聯想
anyahouse 發表於 2010-03-11 20:09:00 | 心情記事 有感而發

 上班族時代每回出差到東京,在日復一日往返於各客戶間的交通路線裡,總少不了要依靠環狀的山手線。

 去千葉、去海濱幕張的展覽場看展,要搭到東京車站換京葉線。去電器街看最新的電腦軟硬體,要搭到秋葉原。去橫濱要到澀谷換東急東橫線。去中野、立川,要到新宿換中央線。加上其他散佈在五反田、惠比壽、原宿附近的客戶,和每回固定投宿的品川,這條山手線,我當時真是坐到有點像是在「走廚房」、有點沒有感覺了。

 話雖如此,但整整一大圈的山手線,其實最常搭乘的還是從秋葉原到池袋、順時鐘方向的這四分之三圈,看來看去的風景,也只是這四分之三,剩下的那一小段,巢鴨、日暮里那個方向,倒是挺無緣、挺陌生的。

 有一回,獨自一人走完了一天的行程,接下來已經沒有任何商務會談,不必再端著一張笑臉去強顏歡笑,終於可以回飯店去癱著休息。搭山手線回品川,不過是逆時針三五站的距離,不需要再趕時間赴約的我一時興起,決定搭順時鐘方向的車班,晃他一大圈、晃經鮮少走過的那四分之一圈、看看不熟悉的風景、慢慢晃回飯店去。

 事後告訴一位因公派駐東京的三分熟友人,我做了這樣一件自認悠閒的雅事,卻惹來對方瞠目結舌的問我:「妳真的搭相反方向的車,繞遠路回去?不會吧~~」是啊,沒錯啊,值得這麼大驚小怪嗎?

 想想也對,以東京人的生活步調來看,我很可能是做了一件不折不扣的傻事。在分秒必爭、連換車時走路時間都在計算內的東京人眼裡,我簡直是跟白癡一樣的浪費時間,實在有點無聊。然而對我而言,那卻是一次美妙的經驗,雖然只是短短幾十分鐘的車窗之旅,卻有著偷閒的心情和難得一見的意外風景。

 在環狀軌道上來來回回,突然想起國中時代閱讀過的小說「蒂蒂日記」,作者華嚴女士在書中以圓圈為例,用來形容婚姻裡的夫妻關係。我在那個與愛情、婚姻都還無緣的年輕歲月裡,不知道為何,這個比喻就是深深的烙印在腦海中,一直沒能忘記。華嚴說,夫妻就像是循著同一個圓圈行走,雖然看似背道而馳,實則相向而行。

 多麼簡潔又震撼的一句話。就算是水火不容的背對著背、各走各的方向,但總還是在同一個圓形軌道上,總還會有面對面相遇的時刻,就算僅只於擦肩而過、彼此互看一眼。但這總比夫妻兩人分別位在同一個圓心、半徑卻不相同的兩個圓上,看似同心同方向,實則永遠碰不在一塊兒,要來得強多了。

 我正在圓圈上漫步,而你,又是在繞著怎樣的圓圈行走呢?

anyahouse 在Happiness Times 發表於 20:09:00 人氣 (311) | 回應 (0)


系統公告
行事曆
<< <

Sep 2020

>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個人檔案
暱稱:煮婦
地區:台北市
文章分類
夢を叶えるための名言


presented by 地球の名言
今読んでる本
Anyaの今読んでる本
最近読んだ本
Anyaの最近読んだ本
最新的回應
Cynnie:
請問米麵包的食譜可以...
Sumy:
請問您拼布針用過沒,...
煮婦:
書斋貓: 接連幾天沒...
書斋貓:
唉呀!看得我心驚膽跳...
B咖2呆:
再補充一下下 全職媽...
煮婦:
發現,家庭主婦一休假...
B咖2呆:
小心為上 身體最重要...
煮婦:
派謝,嚇壞你了。事隔...
B咖2呆:
還好嗎?要好好休養~...
每月文章彙集
-2012年11月(1)
-2012年9月(3)
-2012年8月(9)
-2012年7月(7)
-2012年6月(8)
-2012年5月(7)
-2012年4月(5)
-2012年3月(14)
-2012年2月(10)
-2012年1月(11)
-2011年12月(9)
-2011年11月(6)
-2011年10月(6)
-2011年9月(5)
-2011年8月(10)
-2011年7月(9)
-2011年6月(8)
-2011年5月(6)
-2011年4月(3)
-2011年3月(8)
-2011年2月(4)
-2011年1月(5)
-2010年12月(5)
-2010年11月(1)
-2010年10月(8)
-2010年9月(3)
-2010年8月(5)
-2010年7月(7)
-2010年6月(5)
-2010年5月(9)
誰推薦我
誰來我家
搜尋此頻道內容
人氣指數
當日造訪人次: 2
累積造訪人次: 348298
我的書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