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iness Times
知日不哈日

★推薦這個部落格: 8


Jul 07 2012
旨い!
煮婦 發表於 2012-07-12 23:15:00 | 日語學習日文

 閱讀蔣勳老師的書「手帖 — 南朝歲月」,說的是魏晉南北朝時代中,南朝文人的字帖,以及生平點滴。說起魏晉南北朝,就會想到幾位「奇人異士」,諸如楊州八怪,的確有著許多在亂世中讓人覺得有些荒唐、有些令人錯愕的行徑。但除了學生時代從國文課中習到的那些見解之外,對於這些文人雅士,其實所知不多。藉著閱讀他們的字帖、短箋、信函、字條等,瞭解當時政壇文人的生活與遭遇,讀來另有況味。

 第一輯,講「平復帖」,出場人物中我最熟悉的人名是,陸機。因為有一派考證說,「平復帖」出自他的手筆,是他的真跡。也因為說到他的人生故事,蔣勳老師引用了陸機的詩作〈短歌行〉。即使是對這首詩的標題沒印象的人,總也知道詩中的一句名言『來日苦短,去日苦長』吧。


 這詩,應是高中時期讀過,甚至背過、考過的。抱著複習的心情,我就著書上的註解,重讀一次。讀著讀著,卻有些詫異了。印象中,我知道的詩句,到了『來日苦短,去日苦長』就結束,殊不知還有下半段。不是我孤陋寡聞,就是書都讀到背後去,讀過就忘了。唸著下半段詩句,我又大吃一驚。為了「我酒既旨」這一句。

 如果我沒有解讀錯誤,「我酒既旨」的這個『旨』,應該是美味、好喝的意思吧。這,就是讓我大吃一驚的原因所在。因為,在日文中,『旨』,うまい,就是好吃、美味的意思。所以新鮮好吃的魚,漢字「魚」+「旨」,成了「鮨」,也就是生魚片,壽司。

 這,是怎麼回事?一時間,我腦袋混亂了起來。一直以來我認得的『旨=美味』這件事,是出自日文。但眼前這首詩,明明白白的告訴我,應該,在中文裡,『旨』也等於美味。至少南朝時代的古人是這麼淺詞用字的。

 換句話說,很可能這是日本人沿用了我們的漢字跟語意,沿襲至今,但我們在白話後不這麼使用這個詞了嗎?或許根本就是,我自己在大驚小怪,所有中文系的人都知道,這只是個常識………

 不過,對於這樣的發現,我還是很驚喜的。又在無意間找到一個古文與日文的連結點。雖然充分暴露了我的無知。

煮婦 在Happiness Times 發表於 23:15:00 人氣 (562) | 引用 (0) | 回應 (0)

Jul 07 2012
原著 vs 改編「轉轉」電影版
煮婦 發表於 2012-07-07 02:16:12 | 電影評論電影


 因為在書店裡閒晃時,不經意間看到「轉轉」中文版小說封面上,造型突兀到令我駭異的三浦友和,加上作品名稱下這一大串的文字,讓我忍不住捧起書來研究了一下。

 「陪我散步就給你100萬!」
 天下哪有這麼好康的事?
 年紀輕輕的大學生為什麼欠了一屁股債?
 為什麼目的地是霞之關?為什麼16km的旅程要用走的?

 這才瞭解,這不是第一版新書,而是順應電影版推出而更改的新封面。三浦友和跟小田切讓,正是故事的主角。至於向來形象溫和恭儉讓的三浦友和,怎會願意把自己打扮成這付德行?我有興趣瞭解。但在看電影之前,我決定先看書。小說獨完好多個月之後,才恍然想起電影還沒看,趕緊去借回來。就這樣,去年底看完的小說,直到今年暑假都開始了,我才終於好整以暇地坐下來欣賞。沒想到正片才開始播映,就讓剛吃完午餐的我差點噴飯。

 



 套用一句跟日劇學來的台詞『いきなりすごいじゃ!』好猛的開場呀!上了年紀、向來溫文的三浦友和(飾演福原),原來可以這麼身手矯健、無賴邋遢,莫怪乎小田切讓(飾演文哉)會認定他是幫高利貸討債的人。這一點,電影從頭到尾都沒解釋過,沒承認也沒否認,但依照小說原著,他應該是私家偵探才對。

 搜索著腦海中的閱讀記憶,不自覺地對照起電影中的情節,開始以「原著 vs 改編」的角度來看電影。這其實是不好的習慣,我知道,但這樣的比較是在無意識中進行的,非刻意,也就難以改掉了。

 福原對文哉說,要他陪他去「東京散步」。日文動詞擺後面,這樣表達很自然,但光是看漢字用國語念起來,好像別有一番味道,甚至帶點時尚感,像在寫廣告文案。衝著一百萬,又反正沒事做,時間多的是,文哉跟在福原後面,開始在東京街弄中行走。

 看著這對奇妙的組合,髒髒的糟老頭加上不修邊幅的頹廢男,從吉祥寺井之頭公園旁好吃到超有名、日本友人曾領我去品嚐過的『焼き鳥屋』燒肉店開始,沿途東京都內市民日常生活的場景、大街小巷的景色,隨著他們的散步而一一映入眼簾。有熟悉、有陌生,有懷念、有嚮往,原本的平面文字小說,竟像是搖身變為東京旅遊影片了。小說上的地名、景點,全都原樣照登的呈現在眼前,是寫實,卻也毫無想像空間了。

 有一點是看小說時沒感覺,看電影時卻隨處可見的,爆笑點不斷。好好笑的片段接二連三,笑得我飯後睡意盡失,差點誤以為這是部喜劇片,因為連到了最後的最後,所有的演員、工作人員字幕都跑完,播出最後一小場配角戲時,到最後一秒都還在搞笑!而且我很確定的是,這笑料,原著裡頭沒有。這究竟是導演,還是編劇的傑作呢?不追究,因為實在好看好笑到讓我不介意啦。

 說到笑料,印象最深刻的是散步才剛開始,行走在住宅巷弄內時,福原問文哉小時候的「我的志願」是什麼,文哉說,內閣總理大臣。話才說完,就從一旁人家種植的柿子樹上,掉下一顆成熟的柿子,不偏不倚地砸爛在文哉頭頂上。這一幕,讓我狂笑不止,連湊熱鬧跟我一起看的姊姊都捧腹大笑。覺得好笑的是,才說完內閣總理大臣,這個觀眾們可能都會覺得可笑的志願後,就天降柿子來砸他,好像替觀眾表示意見,更像是老天爺(不是導演)故意要來這麼一下的。看完電影後姊姊去翻閱他的小叮噹造詞造句辭典時,突然驚呼大喊著說,大雄也有耶,也有被爛柿子砸在頭上!這麼巧?這是日式老梗嗎?還是有什麼成語片語的,可以這樣被套用?不過真是太好笑了。

 說到日式用語,這電影讓我有了大發現,發現台日共通處。居然,日本人也吃愛玉,而且發音跟台語幾乎一模一樣,照文哉品嚐後的感想,(也)是檸檬口味!只不過他們稱之為「愛玉子」。這東西文哉沒聽說也沒吃過,福原感嘆的說可能出獄後就吃不到了,這是不是意味著,對日本人來說,愛玉很罕見也很可能接近絕跡?有意思。

 


 說過我一開始時,不自覺地像在對照小說般的(檢視)看電影情節,但看到中段左右之後,就不再去回想原著了。因為差異越來越大,感覺上這已經是另外一部作品,跟小說無關了。而我也終於能擺脫對原著的牽掛,全心投入電影情節中,去欣賞每一個細節。

 距離閱讀小說已經有好幾個月了,書上細節記的不那麼真切了,但還是可以清楚的判斷出,改編幅度不小。有些情節被省略了,沒辦法,畢竟電影篇幅有現。有些情節在細部稍有出入,這算改編。有些則是加油添醋的增加橋段故事,是全新的創作。有些則是,徹底刪得一乾二淨不留痕跡。

 被刪得最徹底的,是小說中最重要的角色,堪稱為女主角的,脫衣舞孃。

 文哉之所以會積欠地下錢莊 84 萬円,全是因為迷戀這位脫衣舞孃。原著中針對他們之間的關係、過去種種,有著大篇幅的著墨。但電影中,居然連她的名字、甚至一個鏡頭都沒有。這,很令我納悶。因為少了文哉這邊的重要女主角,整部戲的重點於是變成了,只是陪福原散步去霞之關自首,出現的人物也都是跟福原相關的人。甚至還多出福原太太的三個同事,像是甘草人物、像在演相聲、更像在串場的,貫穿整部戲,目標是要去找連續曠職多日的福原太太,卻都以很搞笑的方式轉了彎沒去成。這個安排有一點點嚇人,因為要是讓他們先發現福原太太被殺的事實,那福原自首計畫就失敗了。

 整體而言,中段之後的劇情,除了福原去自首的決心與路線沒變之外,其餘一切幾乎都跟原著無關了。小泉今日子所飾演的ママさん到底是不是文哉的親生母親?不知道。照書上寫的,她應該是擁有一棟三或四層樓的洋房,店面在一樓,住家在樓上。但電影中,卻是住在一間日式老房子裡,還有個平白冒出來(就是書上沒有)的姪女。就連最後福原走向霞之關警視廳時的場景,也跟書上截然不同。充滿衝擊性與爆發力的場面,變成了淡淡的哀愁與無奈。是的,這是另外一部作品,是被形容為「脫力系搞笑鼻祖」電影導演三木聰的映象作品,而不是小說家藤田宜永的文字作品了。無須比較,也不用混為一談。

 看完電影,想到,早在閱讀這部小說之前,我也有自己的散佈台北計畫,也執行了好一陣子的「日行萬步」行動計畫,近幾個月來因為諸多因素的阻撓而暫停了下來。就學學福原大叔,也換上有點土,卻舒適又耐走的球鞋,繼續上路行走,繼續散步台北。文哉說,有明確目的地的行走不算散步。就信步而往、隨意行止吧!

p.s. 搜尋電影 DVD 的圖片時意外發現,日文原本的照片是這邋遢二人組的背影,中文版則是正面。Why?這之間的差異性,有意思。

煮婦 在Happiness Times 發表於 02:16:12 人氣 (108) | 引用 (0) | 回應 (0)

Jun 06 2012
「鹿男あおによし」 by 萬城目學
煮婦 發表於 2012-06-30 02:08:27 | 閱讀分享長篇小說


 閱讀萬城目學,其實最初是從這一本日文版小說開始的。在此之前,雖然日本台已經播出過日劇版好幾回了,但我連一集都沒看過。一來是時間不允許,二來感覺很像是針對年輕學生所拍的偶像劇,還頗搞笑,便也沒啥興趣了。沒想到實際接觸了日文原版小說後,竟有一種發現新天地的驚喜感。

 也因為讀著讀著,我對作者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竟然還中途拋下這本書,先去翻閱完整套漫畫版(才三本啦),甚至還延伸閱讀完「鴨川荷爾摩」,才又回頭繼續這讀了一半的鹿男。這樣的閱讀方式有點胡來,不過倒是在我又回頭讀鹿男時,因為腦海裡還流存著荷爾摩的寫作模式與故事梗概,意外地有了兩相比較的額外收穫。讀書記錄是寫給自己備忘,不想寫故事簡介(又不是推薦或序文),就直接進入主題寫我的感想吧。

 「鴨川荷爾摩」是萬城目學的出道作品,內容非常『奇想天外』。而緊接著出版的「鹿男」,其中的邏輯與寫作元素,則不得不讓我聯想起前作,覺得二者之間有延續性,或說是,一貫性。

 像是「遊戲」成份。荷爾摩大戰向一場 online game,鹿男拯救日本也靠一場劍道大賽。都是很『真劍』的比賽,都是殊死戰般的全力以赴,卻怎麼覺得好像都有點,嘻笑。

 還有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傳統、輪迴的延續概念。這裡所說的輪迴,不是佛教用語,而是固定期間週而復始、不斷重複、生生不息的概念。這樣的規則輪迴,有著永續不變的本質。這,是作者的偏好嗎?「鴨川荷爾摩」中,有好幾個輪迴數字,像是兩年一次大戰、50年一次隊伍一分為二等等。而這回在鹿男中,則是套用天干地支,以 60 年為一個輪迴(這又是很中國),所以一切都是以 60 的倍數呈現:每 60 年一次,神器『目』(銅鏡)要在京阪神之間交替移動換個地方保管、每 180 年要舉行儀式平息一次大鯰魚的暴動、銅鏡是 1800 年前的產物等等,甚至連舉出來的災難例子,也都是距今 60 年的倍數。雖說故事是虛構的,但能整理出這麼多符合條件數字的天災地變來佐證,表示萬城目學還是挺努力的。卻也實在,挺巧合的。(想到教頭小治田在故事快結束時的感言:經歷過這件事,不免懷疑,到底什麼是必然、什麼是偶然?)

 


 連著讀了兩本萬城目學的作品,我有了個印象公式:歷史、神話、傳說 + 遊戲元素 + SF元素 = 萬城目學。

 再者,繼「鴨川荷爾摩」一書中使用的陰陽五行、三國志之後,這回是天干地支、魏志倭人傳、中國古銅鏡(故事中被暱稱為『目』),滿滿的都是中國古文化元素。請給萬城目學先生一個「中華文化推廣復興委員」的頭銜吧!感謝他這樣用力宣揚中華文化!

 因為牽扯到日本彌生時代的歷史,場景又在奈良,主角鹿男身邊還有位熟知日本歷史的歷史老師藤原,順勢來場有 local guide 隨行解說的古蹟巡禮,似乎蠻天經地義的,也很順利的幫故事背景作解說、為後續故事發展鋪路。這位感覺上忠厚老實到有一點點呆的重要配角人物,藤原老師,除了是個 PTT 會員(不,該說是『愛妻家』)、老是啃著かりんとう(麻花糖)之外,總能在緊要關頭提供鹿男重要資訊、化解危機。萬城目學安排這個「在地的」來協助外來的、對一切都一無所知的鹿男,正好給故事提供許多轉折的機會與可能性。連到了最後關頭,都是靠他的從旁解說指引,才終於導論出『目』究竟是何物,一切疑問、時間點、稱呼等等,也都解釋得通了。

 書上 p.368 頁寫著:『答えは初めからそこにあったのだ。もっとも、到底おれには気づくことはできない答えだったけれど。』所以說嘛,需要有藤原老師才行,他才是救星。而這個熟知日本歷史、隨口就能解說、隨手就能翻出資料的關鍵人物,才 25 歲耶!厲害。

 鹿男跟著藤原老師騎腳踏車遊飛鳥地區時,一堆地名都讓我聯想起漫畫「日出處天子」,那古早以前讀過的,聖德太子時代背景的漫畫。一如他們二人所說:「このへんの遺跡はユニークです。まるでちがう国の文化みたい。」對呀,論服裝、論生活習性,都跟現在的日本相去甚遠呢。

 也大約在這段遺跡之旅後,支撐整個故事主軸的靈魂人物,卑弥呼跟她的邪馬台国出現了。當然,也扯出了我們的正史「魏志倭人傳」。卑弥呼就是「漢倭奴國王印」的收受者。她出現在當時的文化先進國,中國的正史中,但在日本,卻至今都還在挖掘與她相關的『物的証拠』,要證明邪馬台国的存在地。這位出現在中國正史中的人物,在日本之所以會這麼神秘,這樣有如神話人物,全是因為他們的上古弥生時代,無文字紀錄!

『人間は文字に残しておかないと、どんなこともいつかは忘れてしまうんです。』是呀,是呀,日本歷史如此,我眼前的生活也是如此。到了「紀錄比記憶重要」的年紀,就能深刻體會這句話。重要的事情,還是寫下來比較保險!

 一個卑弥呼時代由中國餽贈的銅鏡,被說成如此神奇,不但是神器有神力,還會『自ら必要と感じたならば、”目”は必ず姿を現す』!神奇!這已經是奇幻世界了吧。銅鏡本身不知道會不會覺得愧不敢當、承擔不起?只能說,萬城目學先生的想像力真的很豐富、很會掰。不禁遐想,作者是不是因為看著銅鏡,所以構思出這個故事來?雖是虛構,卻也不得不說,還瞎掰得挺漂亮的。

 從依照魏志倭人傳記載的贈與卑弥呼銅鏡百枚,到以大篇幅文字書寫日本劍道大賽過程,再用日本花道『天地人』的概念來佐證三角調和關係,萬城目學引經據典的加入考古與歷史,把整個瞎掰胡扯的故事寫得非常大有來頭,唬得人一愣一愣的。真的是要靠鹿島大明神鎮壓鯰魚,才不會地震嗎?這連學理工的主角鹿男老師都知道是無稽之談。但,明知是無稽之談,卻還能讓讀者津津有味的一路讀下去,正是作者成功之處。

 


 若要說整部小說中最精彩刺激緊張的段落,應該就是大和杯劍道大賽了吧。60 年一次的『鎮め』,鎮壓儀式,如此重要、莊嚴(至少那頭生命輪迴延續了 1800 年的鹿如此認為),鹿男老師也拚死帶領劍道部成員賣命演出,在充滿戲劇張力與跌破所有人眼鏡的精彩比賽後,完成不可能的任務,取得『サンカク』三角獎牌,以為『やった!』時,才被告知,錯!鎮壓儀式所需要的神器,並非這玩意兒!

 昏倒!那,這場精彩賣命的賽事算什麼?連我這個純屬旁觀的讀者都想大喊:瞎米!?你耍我!?那,這場幾乎是全書重頭戲的劍道比賽,豈不成了耍猴戲,多此一舉白費力氣?

 這就是萬城目學,老愛這樣故意「惡搞」書中角色與書外的觀眾。高度懷疑他有深度「いたずら」,惡作劇性格。超嚴肅的話題、使命,卻以超搞笑的方式呈現,故意繞一圈戲弄人。這風格,太漫畫了吧?幸好是 60 年才舉行一次鎮壓儀式,否則豈不是累死一堆鹿男、鹿女?

 除了大和杯劍道大賽,我也很喜歡月夜裡堀田在平城宮跡裡騎著鹿騰空而起攔截『目』的那一幕。不單只是因為她接得漂亮,我喜歡,是因為她真的騎在鹿背上,果然有『マイシカ』(My 鹿)。這跟小說開頭沒多久,鹿男老師跟堀田在教室裡初次相見時的對話兩相對照起來,非常有趣。當時堀田說她騎著 My 鹿來上課,因為沒地方停放鹿而遲到,被老師嗤之以鼻,從此開始他們之間的恩怨。那話,當然是胡謅瞎掰的,卻沒想到在故事快結束時,竟然成真了。看到堀田漂亮接下銅鏡,騎著鹿來到鹿男老師面前,頗神氣的說了一句「マイシカです、先生」時,我忍不住哈哈大笑了。這個萬城目學,就是這麼愛惡作劇。

 


 讀到最後,愚鈍如我者有個疑問。這次的『鎮め』是由京都的狐將『目』交給奈良的鹿,『運び番』由奈良這邊負責(就是鹿男老師),『使い番』應該只需要狐跟鹿的,完全不關鼠的是,不是嗎?他有什麼『役目』呀?怎麼居然是由鼠的使い番,這個局外者來攪局呢?整個儀式,根本完全用不到他的呀!只因為鼠說:『狐と鹿のやつを少し困らせてやりたいから、手伝ってくれないか』,就讓有考古學專長、外號裡查吉爾的型男教頭出來演出掠奪私吞的戲碼,搞得天下大亂。不過話說回來,若沒有這個貪心的人類出來橫生枝節,就沒有緊張刺激懸疑的故事情節可看了。

 雜七雜八亂無章法的寫了一堆我閱讀過程中不斷冒出來的感想,瑣碎了些。其實若要以一句話來總結我讀完這本小說的感想,那應該就是:

 這故事,有點荒謬、有點可笑,但是,好看!

煮婦 在Happiness Times 發表於 02:08:27 人氣 (164) | 引用 (0) | 回應 (0)


系統公告
行事曆
<< <

Nov 2020

>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個人檔案
暱稱:煮婦
地區:台北市
文章分類
夢を叶えるための名言


presented by 地球の名言
今読んでる本
Anyaの今読んでる本
最近読んだ本
Anyaの最近読んだ本
最新的回應
Cynnie:
請問米麵包的食譜可以...
Sumy:
請問您拼布針用過沒,...
煮婦:
書斋貓: 接連幾天沒...
書斋貓:
唉呀!看得我心驚膽跳...
B咖2呆:
再補充一下下 全職媽...
煮婦:
發現,家庭主婦一休假...
B咖2呆:
小心為上 身體最重要...
煮婦:
派謝,嚇壞你了。事隔...
B咖2呆:
還好嗎?要好好休養~...
每月文章彙集
-2012年11月(1)
-2012年9月(3)
-2012年8月(9)
-2012年7月(7)
-2012年6月(8)
-2012年5月(7)
-2012年4月(5)
-2012年3月(14)
-2012年2月(10)
-2012年1月(11)
-2011年12月(9)
-2011年11月(6)
-2011年10月(6)
-2011年9月(5)
-2011年8月(10)
-2011年7月(9)
-2011年6月(8)
-2011年5月(6)
-2011年4月(3)
-2011年3月(8)
-2011年2月(4)
-2011年1月(5)
-2010年12月(5)
-2010年11月(1)
-2010年10月(8)
-2010年9月(3)
-2010年8月(5)
-2010年7月(7)
-2010年6月(5)
-2010年5月(9)
誰推薦我
誰來我家
搜尋此頻道內容
人氣指數
當日造訪人次: 6
累積造訪人次: 349009
我的書櫃